当前位置:  首页> 打假维权

建筑工地流动农民工工伤维权难

建筑领域用工一般要与务工人员签订劳动合同,但在西安一些建筑工地却存在两种情况:地上部分用工有合同;地下(基础地下室)部分没有合同。当从事地下工作的农民工发生事故后一般都面临维权难,只能接受“私了”的困局。如果遇上蛮横不讲理的项目经理和包工头,这些受伤农民工只得忍气吞声。

建筑工地流动农民工工伤维权难

    长期以来,西安劳务市场上存在着这样一些农民工:他们很难得到一份正式的劳动合同,工资、劳动条件、工伤保险等都得不到保障。他们跟着包工头转战各个工地,从事着建筑行业最辛苦的工种——打土基。从事这种地下工作的农民工面临的最大危险就是容易受伤,而没有劳动合同的他们,在受伤后的权益经常得不到保障。

    案例: 伤瘫农民工讨要赔偿反被打

    今年五月份,来自陕南镇巴县的农民工钟起来,在北郊一工地干活不到一天悲剧就发生了:他不慎从距离地面5米的脚手架上跌落,由于头部先着地,造成脑部神经受损,痴呆偏瘫,现只能通过轮椅活动。

    近日,记者见到了从镇巴县赶来的钟起来妻子陈孝菊一行人。据陈孝菊讲,夫妻俩是镇巴县农民,为供养俩孩子上学,一直在西安做散工。5月24日,钟起来与经常在一起干活的老乡们被宏星劳务公司安排到华升建筑集团西安分公司干活还不到一天,事故就发生了。

    陈孝菊告诉记者:“当时现场并没有任何安全防护措施。事故发生后,项目部的人并没有把我丈夫送往附近的长安医院或凤城医院,而是送到南郊的博爱医院。因为路上堵车,到医院花了近两小时,耽误了最佳就医时间。”

    当问及为什么现在才反映此事时,陈孝菊的哥哥说:“因为病人伤势严重,需要在医院慢慢疗养。每次医院催着交钱时,我们都得从镇巴赶过来去找项目部要钱,到现在已经跑了几十次了。最近一次去找劳务公司时,他们的人竟然追打我们,包工头岳永胜当场还打了钟起来一巴掌,并宣称,以后再找他要钱继续打人。”

现状: 受伤农民工维权四处碰壁

    钟起来住院治疗期间,华升建筑集团西安分公司项目部现场负责人陈利根断断续续支付了20万元医药费。现在到了出院转入后期恢复治疗阶段时,钟起来的家属却面临索要赔偿无门、维权四处碰壁的境遇。

    由于包工头岳永胜和项目经理陈利根均不愿满足钟起来家属提出的赔偿要求,钟妻陈孝菊通过监管部门和法律手段希望获得帮助。但一个月下来,在劳动监察部门、仲裁委和法院那里,他们的维权之路越走越窄。

   “之前从未遇到过这种事,我们试图走法律程序维权,可没有劳动合同说不清啊,我们实在没办法了。”陈孝菊一脸茫然地说。

    11月15日,在未央区劳动监察大队的会议室里,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西安建筑领域地下基础性工程的用工确实存在不签合同的情况。由于这部分工人流动性比较大,不签合同是行业普遍现象。在钟起来出事的工地上,监察大队不定期地检查过,6月底还处罚了不签合同比较严重的宏星劳务公司。而像钟起来这种情况必须先通过仲裁委员会确认劳动关系,然后才能进行工伤鉴定,为最后维护权益提供法律依据。

   “申请劳动仲裁必须具备以下条件:申请人须提供与用工单位发生劳动关系的证据或证人,如工服、工帽、工资条据和一起工作工友的证词。”未央区劳动仲裁科杨科长的话让钟起来家属的心彻底凉了下来。杨科长告诉记者,像钟起来这样的事例在仲裁委并不少见,如果不符合仲裁条件,只能通过法律手段解决。

    曾经和钟起来一块在华升建筑集团西安分公司项目部干活的工友陈某告诉记者,劳务公司为了少缴劳动保险和出现事故少赔钱,地下工程经常是干一天发一天工资。签合同和发工服、工帽对像他们这类流动农民工来说简直不可能。而且钟起来出事后,包工头把一起干过活的农民工全部都辞了,他们的证词对钟起来并不起什么作用。

流动农民工工伤维权路在何方?

    钟起来事件并不是个例,在西安劳务用工市场上,几乎每天都在发生或大或小的农民工受伤事故。由于当前进城农民工数量供大于求,相当多务工人员害怕失去工作机会,只是简单地进行口头约定而放弃签订书面劳动合同。

    当他们的合法权益受到侵犯时却拿不出证据,取证也相当困难。当从事地下工作的农民工发生事故后一般都面临维权难、只能接受“ 私了”,如果遇上蛮横不讲理的项目经理和包工头,这些受伤农民工只得忍气吞声。

   “农民工自身法律知识的欠缺,不懂得收集和保存必要的证据,导致维权屡屡陷入困境。”北京市大成律师事务所西安分所冯华明律师表示,“对很多农民工来说,没有劳动合同,就没有所谓的工作证、工资条、出入证等证据。当申请工伤认定,而用人单位不承认是其员工时,农民工必须先举证证明劳动关系的存在。确认劳动关系就可能要经过仲裁等多个阶段,耗费大量时间。”

    那么,如何破解流动农民工工伤维权难题?冯律师认为,根本原因还是用工单位或劳务公司为了少缴保险费不与农民工签订合同,这样就造成工伤待遇难落实。因此,要从源头——用人单位的规范合法用工抓起。监管单位要把监督用工单位与农民工签订合同的工作常态化,不能以罚代管,让农民工的权益受到损害。

    业内人士表示,国家出台的新工伤死亡赔偿政策,给工伤农民工带来了好消息。但要切实保障工伤农民工的权利,关键就在于使工伤保险真正的社会化。这样,无论用人单位是否与农民工签订劳动合同,是否给农民工缴纳工伤保险费,一旦农民工发生工伤事故,全部由社保部门先行支付相应的工伤保险待遇,然后再向用人单位追缴。

Copyright © 2010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陕西省企业质量管理中心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号:陕ICP备10006030号
电话:029-86227259 传真:029-86227259